羽落

不求富贵一生,但求一世安好。

最近这几天

由于南邮管理学院大三学生在7月6号要全体搬到三牌楼。7月4号我们就开始处理自己的各种东西,比如三年大学生活积攒下来的各种书。

我总共卖了38块钱(有些书卖到旧书店了,一折)。

上面这张是四毛钱一斤卖废纸。

7月6号早上四点多起床,将打包好的行李运下楼,我们在6楼。于是,懒惰的我们发明了这个。用做活动的横幅当绳子,用背带当扣子吊行李下楼。


这样我们就可以少费一点力气,我有3个包外带两个行李箱。



就三四个人运送行李,其他人呢?

学校给每个人发了三个袋子,一卷胶带,一瓶水,还有一支记号笔,到了老校区,还有一盒冲剂的姜汤(由于不知道哪里有热水,我也就没有喝那盒姜汤)。或许是为了平息学生的怒火吧,没有人愿意离开仙林,本部的条件没有仙林这边好。

本部的宿舍,就是下图这个样子。


再来一张班长大人劳累之后在本部宿舍睡觉的照片:


坐着学校的校车,听着校车司机埋怨我们拖拖拉拉,浑浑噩噩地到了三牌楼,在那边辛辛苦苦把东西搬进宿舍安置好,顺带体验了一把本部的食堂,食堂餐具上印着南京邮电学院的字样,可见餐具已有10年以上的历史(2005年4月,南京邮电学院正式更名为南京邮电大学),不过环境还算干净。

中午就回了仙林校区。

10号我有一场考试,所以我决定在仙林再住几天。

吃完午饭回到原来的宿舍,躺床上睡了一会儿,宿管阿姨过来跟我们说要我们搬到22栋,原先这一栋由于需要打扫,不能让我们住。

泪流满面啊,无奈起身收拾东西再次搬宿舍。

同宿舍的几个人,申请留校了,他们申请留校学校分配宿舍,去了39栋,我一个人默默收拾东西去了22栋(我没有申请留校)。

没有钥匙,找宿管,没有电,找宿管。。。

晚上,我住在2楼,由于大部分行李都送去了三牌楼,没有花露水,没有电蚊香,晚上被蚊子咬的辗转反侧。

7月7号,之前借了一本书,需要还书,让同学帮忙还书(可能是脑子抽了忘记了出门在外尽量靠自己)。同学忘在宿舍了,我跑去39栋,宿管跟我巴拉巴拉一堆废话,我也巴拉巴拉一堆废话,最后还是没有能进去,着实丢尽了这张老脸。打电话让同学过来,哎。。。

仙林这边,只有南二食堂开门,每天要走几百米去食堂吃饭,3趟,当然,如果懒一点,1趟。

中午回宿舍,发现笔记本转轴部分好像出了点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搬宿舍的时候弄坏的。

还有一个悲剧,我发现我的文具,都在三牌楼校区,也就是说,10号的考试,我没有笔。

下午去买了一支笔。

苍白的文字,记录苍白的生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