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落

不求富贵一生,但求一世安好。

开头和结尾

夜色迷人。

陆小羽和费小明在操场上跑步。陆小羽对自己的一身肥肉怨念由深,自己所读的大学原先还认为是个学术氛围浓厚的地方,现在看来一样是毫无人性:竟然评奖评优要求体质测试分数达75!

陆小羽每次都是六十几,一次也没有评上。“奖学金都给那些整天打篮球不上课的人吧!”陆小羽内心愤愤不平。

跑步对于陆小羽来说是个艰苦的历程,一圈又一圈在跑道上数圈。一开始是一个人跑步,后来,费小明也加了进来。

费小明可不是胖子,他英俊潇洒,身材健壮,他加进来的理由是“我需要更加健康的身体。”

陆小羽毫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因为他清楚,费小明的颈椎有点小毛病,多运动应该对于颈椎有好处。

于是,原先一个人孤零零的奔跑变成了两个男人在操场上的狂奔。

陆小羽转过头对费小明说:“你跑步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啊?”“想什么?没有想什么啊。”很明显,费小明并不擅长找话题聊天,或许只是对于同性而言。

“古人有句话,说‘万事开头难’,你认同不?”

费小明有些奇怪,但还是回答:“应该是对的吧。”他并不肯定,因为他知道陆小羽总是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陆小羽深深呼吸了一下,带着喘气说:“可是还有一句话啊,叫‘行百里者半九十,此言末路之难也。’这句话不是和万事开头难矛盾吗?”

费小明楞了一会儿,紧随着陆小羽的脚步:“我觉得应该都是对的。”

陆小羽哈哈笑了起来,因为跑步的缘故,笑的比较狼狈,笑了两声停下来:“你这可是偷懒啊!”

费小明想了想,还是说道:“拿跑步来说吧,只要你勇敢地下楼跑步,这开头算是比较难的了,因为没有多少人愿意这大晚上的下来,这跑步就贵在坚持,跑十圈,最后几圈坚持下来也是需要很大的毅力,所以这两句话都很有道理。”

陆小羽跑着跑着突然转头对费小明说:“你知道《十日谈》吗?不然我们也写本书好了,就叫《跑步说》,嘿嘿。”

费小明大笑:“恩恩,听说过,那本书框架就是十个人讲故事。那我们以后得把每次跑步说的话记录下来,回去之后再整理。”

“哈哈。。。我相信这本书一定非常精彩。”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