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落

不求富贵一生,但求一世安好。

理性人

这几天我一直很难过,事情得从头说起。

我一直用的是电信的手机卡,班长通知同学事情一直都是用移动的飞信,大家都知道,移动的手机卡接受移动飞信的消息只要手机开机就行,我的电信就不行,必须打开飞信,而且回复别人,别人也必须打开飞信。

我住的宿舍是四人间,有两个室友是别的专业,我对和我同一个班的室友说让他实时通知我班长发短信的内容。

他几乎不会告诉我,一般都是我通过其他方式知道的。比如我见到他在选课,我就知道该选课了,我见到他要开会,我就知道班长通知开会了。有时候我实在忍不住问他为什么,他说如果是他的话,他不会寻求别人的帮助,一定是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我很难过。

住在同一个宿舍的人都如此对待身边的人,我不明白为何他会这样。他说凭什么要帮助我,有时候我寻求他的帮助,他就直接说凭什么要帮我。

我与他对比,我发现我很天真。我一直深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我一直深信身边的人只要我待他好,他就会待我好。

最令人伤心的不是敌人的凶残,而是朋友的不义。真心对待一个人,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他看,他却摸出一把刀子在上面插上两刀。

平日我总是乐于帮助别人。当朋友考驾照忘记带身份证,一个电话打来,我义无反顾地逃课去help;当别人有问题不会的时候,我恨不得把我所知道的全部告诉他;当别人想要借点东西的时候,尽管我也不多,我还是会给。。。。。

我知道,在现代社会,头顶“利”字奋力冲杀的人多的是,没有好处,有多少人愿意去帮助别人。一个老人倒在地上,有几个人敢上去帮忙?你不小心骑车挂到别人,有几个人会可怜你是学生党而轻轻放过,没有,没有同情,有的只是利益。

很多人做事的时候,心底都问自己一句“这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

对的,是好处。我曾经向室友表示我需要他帮助我微机,因为我很多地方不懂。他手捂着整理的复习资料,说了一句让我难以忘怀的话:“给我个理由。”

我听到这样的话,默默掉过头。是的,我无言以对,我有什么理由强迫别人帮助我?那次,直到考试前,他都没有帮助我一点点。他是这么解释他的做法:“我没有义务帮助你。”

确实是没有义务,我很认同这句话,没有哪条法律要求必须帮助别人,除了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让座立法。

法律没有要求必须帮助别人,道德上确实是有这样的要求的,说是要乐于助人,可是道德是高度,法律只是底线。

理性人,博弈论里面的理性人定义是这样的:(1)每个参与人被假定为可以对所处环境以及其他参与者的行为形成正确的信念与预期;(2)每个参与人能理性行动,即选择最大化自身偏好的行动。生活中的理性人也是这样,对自己所处的环境能够作出最利于自己是的选择,比如有好处才会做。

这是一种悲哀,也是我即将进入社会所必须面临的场面,无可逃避。

评论(3)